新风系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新风系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社保体系改革须建立市场化理念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6:11 阅读: 来源:新风系统厂家

我国社保体系改革须建立市场化理念

1月23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4年第四季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进展情况。在会上,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对近期媒体报道的“中国社会保险费率全球第一”的说法进行了澄清。  社保费率总体偏高并非“全球第一”

李忠称,社会保险的费率问题直接涉及到社会保险的筹资规模,而一个国家社会保险的筹资规模应该是由本国的人口结构,比如说老龄化的状况,由社会保障制度模式选择;比如说实行什么样的社会保险制度决定的,还跟社会保障制度的覆盖范围,如保障项目、覆盖人群等有关系;比如说,有的国家社会保障筹资是通过一般税收的方式来实现的,有的国家是通过强制的商业保险来进行的,像这样的国家,应该说社会保障的筹资是不计算在社会保险费率之中的。此外,还有一些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保障项目相对较少,覆盖范围也比较窄,所以表现出来费率也是不高。从这些分析可以看出,对于一个国家社会保险费率的高低,不能简单地做一个国别的对比,因为它包含了各种各样的因素。  就中国的社会保险费率的情况,李忠介绍称,中国社会保险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保障项目还是比较全的,包括基本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五大险种。就养老保险来说,在统一养老保险制度以前,各地高度分散,费率高低也非常不一致。综合五个险种的主要情况来看,目前我们国家各项社会保险的总费率超过了40%,用人单位占大头是30%,总体是偏高的。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中国的社会保险缴费率在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约为其他金砖国家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发达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的4.6倍。  李忠表示,随着社会保障制度的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险费率会适时下调。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社会保险的总费率偏高与基金支付压力日益加大的矛盾是并存的。中国人口老龄化不断加重,社会保险的扩面征缴空间在日益缩小,而各项社会保险待遇水平持续刚性增长,这些年已经出现了社会保险基金特别是养老保险基金和医疗保险基金支出的增幅高于收入增幅的现象,应该说收支平衡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为何社保负担重?  综合各种因素考虑,社保缴费率不能单纯进行国别比较,因此说“中国社会保险费率全球第一”并不准确,不过,社保给国家、单位和个人带来的多重压力却是不可否认的。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时红秀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国,民众之所以会普遍感到社保缴费负担重,是因为我们在社保方面的市场开发还不够,社保由政府包揽,这一代人有多少人参加劳动,这些人今后的养老费用要政府去筹集,这是一笔庞大的支出。社保和税收混杂在一起,甚至有人说社保是社会保险税,大家也认为这是一种负担。  时红秀说,我国的社会保险已经慢慢变成了政府保险,实际上社会保险应该是让社会自己做的,但是社会保险这个概念需要一个发育期,由于发育过程有滞后期,在其发育不完全时,政府就承担起这个任务,最后不知不觉变成了政府的事。  实际上,在很多国家的社保体系发展历程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政府包揽模式的弊端。上个世纪,许多发达国家的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提高,涌现出一批高福利国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国家的社会保障支出持续增加,给国家财政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不得不对社保体系进行改革。  上世纪80年代以后,西方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纷纷开始了社保体系改革。在养老保险领域的改革措施包括:减少政府在养老保障上的财务责任,改进养老保障运作制度,从现收现付向部分积累模式转变,从社会统筹向个人账户模式转变,最终建立一个多支柱(一般为三支柱)的养老保障体系。  改革之后,世界主要国家养老体系的共同特点,就是鼓励和支持商业保险在更大程度上发挥作用,降低公办社保的比重,以减轻国家财政负担。  资料显示,在不同的国家,公办社保和商业保险这两部分发挥作用的程度各不相同。例如,在意大利,商业保险比重很小;但在英国,商业保险计划正在逐步取代公办社保;在德国,社保与商业保险的作用大体相当;澳大利亚、英国、美国等国家的做法是在国家基本养老保险之外逐步建立个人账户制度,政府用税收优惠政策鼓励企业和个人建立养老保险第二支柱,待个人账户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再逐步降低原制度待遇。智利等南美国家则将社会保障资金管理完全私营化,由多个竞争性的养老基金管理公司负责个人账户管理,而这些基金管理公司与商业保险公司密切相联,基金的一部分最终会被转至保险公司。  在时红秀看来,我国的社保体系改革,同样需要打破政府包揽的模式,把商业保险纳入进来。“首先要破除一个观念,就是不要认为社会保险就是政府保险,我们的社会保险应该真正社会化,培育社会组织,培育普通民众社会管理、社会服务的能力,让社会来做。”  “我们的社保基金理事会是一个政府机构,它如果要拿社保基金去做市场化运营,又怕承担风险,怕贬值,要保值就要限制它,所以就只能拿长期利息。而在国外,意外伤残险、养老金可以入股国有企业,可以投资黄金,理财收益非常高。”时红秀说,社保资金让政府包揽,理财收益则无法保障,只能靠高税收提供基本的养老。  时红秀认为,我国社保体系建设必须要有市场化的社会保险概念,一定要明确社会保险是建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眼下,我国要建立市场经济下的社保体系,还有很多步骤要走,比如保险精算、市场化的理财、机构的培育、监管条例的制定等等。  “当然,我认为我们的社保体系建设更多的还是要走中国的路,国外的做法并不是一定能够为我们所用。”时红秀说。

天津棉袄定制公司

天津工装设计款式

天津定做文化衫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