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系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新风系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南部分农村低保乱象调查申请低保要表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8:27:59 阅读: 来源:新风系统厂家

海南部分农村低保乱象调查:申请低保要“表示”

原标题:海南部分农村低保乱象调查:申请低保要“表示”

低保申请三年无果,“带了一些礼物送给村干部,今年才第一次领到低保金”;村里“真正的穷人”拿不到低保,村干部自己倒是吃上了低保……

记者在海南部分农村调研发现,一些村民申请低保要向村干部送礼,不够条件的村干部或亲属反能享受低保。

少数乡村干部为何胆大妄为?监督缘何失效?如何让真正有需要的人拿到“救命钱”?

申请低保要给村干部有所“表示”

近日,记者根据群众举报从海口乘车两小时来到海南临高县和舍镇,再换乘三轮车来到龙贤村。

走进村民吴潘(化名)家,记者看到院门破乱不堪,院内随意堆放着一些枯柴枝。吴潘介绍,全家六口人,三亩多的橡胶林是全家主要经济来源,但近年来橡胶收购价很低,收入越来越少。孩子们常年在外打工,自己和老伴都患有风湿病。

吴潘从2010年开始申请低保,三年来,每次申请均被拒绝。“低保指标都在村干部手里。”吴潘无奈地说,“其他人说申请低保要给村干部有所‘表示’,但家里穷实在拿不出来。去年孩子在外打工回来,带了一些礼物送给村干部,今年才第一次领到低保金。”

龙贤村多位村民反映,村里谁家是低保户不得而知。村干部会告诫已领到低保的人不要对外声张,否则明年将不再批准申请。

“你们千万不要透露我的姓名,否则下一年村干部不让我吃低保了。”吴潘一再叮嘱记者。

谁管低保谁就能吃上低保

记者又来到和舍镇的加帝村,在村民指引下来到村里“真正的穷人”王世昌家。75岁的王世昌属于独孤老人,老伴在三年前已经去世,他和小儿子住在一间不到50平方米的砖瓦房里。

“房子已经建了50多年,屋顶已有瓦片脱落,每逢下雨我只能裹着雨衣入睡。”王世昌说,自己每个月领有100元养老金,全家主要经济来源就是100多棵橡胶树,去年至今胶价一路下跌没有多少收入。“家里太穷,借不到钱,主要靠三个女儿接济。”

王世昌对农村低保政策一无所知,“从来没人向我提过申请低保的事,也不知道村里谁吃低保。”

记者从和舍镇布大村委会(管理加帝村)2013年全村低保名单里看到,加帝村村主任王恩防的名字赫然在列。一位村民说:“老人王世昌家徒四壁,是村里真正的穷人,村主任家里至少还有电视机、摩托车,经济条件要好得多。哪能谁管低保谁就吃低保?”

记者在临高县部分乡村采访的大部分村民都表示,对谁吃低保、怎么才能吃低保等不知情。布大村党支部书记李英春表示,按照规定,村两委每年都会公示低保名单,“前两年的名单找不到了,去年的名单就在这里,下属自然村村民不知道就没办法了,他们不来看我们总不能挨家挨户通知吧?”

据海南省民政厅调查结果显示,和舍镇11个村委会干部75人中,村干部本人或者近亲属享受低保有42户,其中不符合保障条件违规纳保的有17户。

拿到“指标”才能申请 关键环节取决于村委

海南省社会救助局长杨晓刚介绍,农村低保申请与审批程序为:先由村民提出申请,村(居)委会入户调查、评议、公示、乡镇(街道办)审核,市县民政部门审批,村(居)委会再次公示。

一位村民说:“低保户人选往往在村委会开会讨论前就已确定,拿到‘指标’的村民才会向上提交申请,其他贫困户即使申请也不会有回音。”

记者从临高县和舍镇布大村工作会议记录上看到,民主测评环节参会人员由村两委成员构成,未有村民代表参加。“关键环节取决于村委。” 一位乡镇干部告诉记者,即使有村民代表参加民主测评环节,对村干部指定的“低保对象”有异议,也是敢怒不敢言,害怕得罪乡镇干部。

民主评议失效,那么,三级公示环节为何也没发挥应有的监督作用?海南临高县民政局局长文峰表示,有部分乡镇两委并未落实相关政策。此外,自然村距行政村、乡镇有较远距离,公示很难引起村民关注,而县民政局通过网络公示,老百姓更是很难知道。

2013年中国社科院发布《社会保障绿皮书》显示,在安徽、福建、江西、河南和陕西5省696个低保户抽样问卷调查中,约6成不是贫困家庭,有近8成的贫困户没有享受低保救助。

南开大学社会管理与研究院院长关信平表示,目前低保现金救助容易刺激乡镇干部失衡心理,社会救助体系也应加强低保户的服务救助,避免权力过于集中。“让低保运行在阳光之下,适当条件下,政府可购买公共服务,引入专业的社会力量进行监督,形成专业化社会机构、上级政府、村委会三级力量,促使农村低保工作朝着专业化方向发展。”(记者李金红)

沈阳别墅对讲

重庆桌面插座

黑龙江垫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