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系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新风系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内制造业思潮把工厂搬去东南亚

发布时间:2021-01-20 09:08:14 阅读: 来源:新风系统厂家

“不去东南亚”

把工厂搬去东南亚?这似乎正在成为国内制造业的一股思潮。

10月,按照服装巨头阿迪达斯中国总部之前透露的计划,它将关闭在苏州工业园的唯一直属生产基地,将其南下迁至缅甸。为此,阿迪达斯早些时候已宣布将终止在苏州的10家代工厂的合同。

浙江的一部分制造业也在动类似的心思。今年年中,天虹纺织集团等13家中国大型纺织公司向印度尼西亚派遣代表,寻找合适的建厂地点。浙江还有多家制造企业都表示正筹划转向柬埔寨、斯里兰卡等地发展。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上半年,中国对印尼、越南、柬埔寨和泰国等东盟国家投资14.88亿美元,同比大幅增长34.3%。

流行的说法是,因中国劳动力成本攀升,越来越多的国际品牌将订单转移到东南亚国家,这当中包括耐克、优衣库等大品牌。2010年耐克在越南的生产份额升至37%,超过中国的34%。

然而,激辩也在发生,反拨的声音很快响起。毗邻越南的广西南宁,就是一个思维交锋之地。

“我们不去东南亚。”张元亨站在位于南宁的中国-东盟经济开发区内,指着自己公司漂亮的新厂区说,“4年前我们就决定了,不去东南亚,来南宁,4年来的一切证明我们没有错。”

在台湾土生土长的张元亨是台湾麦斯鞋业集团人力资源部经理。麦斯集团每年生产2000万双鞋子,集团人数约1万人,为台湾五大鞋企之一。

2008年,麦斯集团就已经提前回答了今天这道选择题。在东莞制造总部之外,集团将生产部分内迁南宁市,目前南宁基地在集团鞋业中的制造份额愈加提升。

对于大陆企业纷纷筹备动迁至东南亚的计划,张元亨表示不解。“2008年之后,你见过台湾企业还喊‘到越南去’、‘到东南亚去’吗?你像富士康,他去东南亚投资吗?相反他在南宁、成都、河南、山西、江苏等都布有基地而且愈来愈多。”张元亨说,这代表着大部分台企的选择和心态。现在许多台企已经从东南亚回迁大陆。

似乎是对这一看法的某种印证。10月27日,富士康总裁郭台铭在台湾鸿海科技总部设宴款待来自大陆17个省市22个园区的205名富士康优秀员工。富士康高层表示,富士康优秀员工台湾游将成常态,半年举行一次,所产生费用均由公司承担,员工旅游期间并享受薪假待遇。

“在离越南最近的地方舍弃越南”

在毗邻越南的广西南宁,中国-东盟经济开发区内,麦斯集团兴建了自己的内地生产基地。总投资5.6亿元的新厂在2010年4月投产,目前已是北部湾区域内最大的鞋类制造企业。

“这5.6亿元全部是公司自筹的,没有借银行一分钱,一下砸这么多钱在南宁,因为我们对内地基地的市场前景极有信心。”张元亨介绍说,麦斯已对系统内的几处基地作了分工,1200元/双以上的鞋子留在东莞生产,600-1000元/双之间的放在南宁生产,因为广西这里的生产工艺比较简单,所以毛利更低。

在2007-2008年时,与麦斯集团同处东莞的部分台资企业关闭大陆工厂,将生产线迁往越南、印尼、缅甸、菲律宾。只有麦斯一家孤身来到南宁。4年过去,如今在中国-东盟经济开发区内,楠熙、贯铨等台资鞋企追随着麦斯纷纷落地,连统一集团亦投资于此。

“大家对于内地劳动力成本的急剧上升印象深刻,但你看像富士康,他去东南亚投资吗?相反他在南宁、成都、河南、山西、江苏等都布有基地,而且愈来愈多。”张元亨说,这代表着大部分台企的心态转变。

中国-东盟经济开发区副主任张融健也对本报记者证实,2008年该开发区仅有麦斯集团一家台企,现今已达到15家,“现在还有更多台企在和我们接洽”。

就这样,这些台资企业“在离越南最近的地方舍弃了越南”,选择了南宁。这缘于东南亚之旅“血的教训”。不发展国家人工成本低廉,但政治不稳定,宗教信仰及文化差异增加管理成本,基础设施差,上下游配套不力,电力不足,物流成本高。

张元亨的一些去过东南亚的台湾朋友告诉他,越南那边工会力量强大,罢工多,企业耗时费力减工时;东南亚一些国家宗教信仰强,一天几次祷告,占用很多工作时间。那里的人也不愿加班,如果遇上紧急订单便无法完成。大陆就不存在如此问题。

对比之下,大陆政府保护台资企业,给予优惠政策不遗余力,你根本不需要顾虑基础设施及电力供应之类的问题,选择接近沿海的省份建厂,物流直接通达港口然后出口,甚至不需要港口中转。

“我们为什么到广西来,因为广西人的性格比较和顺,个性不是那么容易激动,本地人非常勤劳刻苦。”张元亨说。

成本与效率同样不成正比。这几年大陆劳动力成本上涨明显,沿海有的地方工资已经是越南、菲律宾的两倍,但生产效率也是两倍甚至更高。由于竞争激烈,大陆工人愿意学习、提高自身技能,甚至会帮助改进生产工艺或流程,对企业助益更大。

德国拜尔光伏公司董事长王学军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中国的产业配套具备无以伦比的优势,90%产业在200公里范围内即可完成90%以上配套,而这在别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做到。“许多欧美光伏企业之前到东南亚设厂都失败了,为什么?因为成本上面打不过中国企业,你能想像在大陆,连一颗螺旋钉都有超过1000多家企业生产吗?”

“赌的是中国人的家庭伦理观”

在台资企业主们眼里,大陆还有一处强项——幅员广大,地区间发展水平不平衡,制造业很容易在内地找到新的成本洼地,来抵消沿海成本的上涨。

32岁的黄丽金是南宁人,2004年到深圳工作,但在2011年,在成了家有了孩子之后,他将深圳的房子卖掉,举家回迁南宁,目前在中国-东盟经济园区一家企业担任人力资源主管。

“珠三角那边压力大、生活成本太高,孩子又已出生,考虑到未来与孩子相处的时间,对家里老人的照顾等因素,在深圳都难以顾及,而大量的企业回到内地,使得自己可以将事业和家人一起兼顾。”黄丽金对记者说。

黄丽金们的抉择,使得张元亨们更有底气。

“4年前我们把工厂从东莞搬来内地,赌的是中国人的伦理和家庭价值,最终会回到原始状况:不会为了钱,牺牲掉家庭小孩子的成长,牺牲夫妻双方的相处,一定会回到家里来。”张元亨说。

从这个逻辑出发,沿海的制造业今后麻烦会很大。比如广东的制鞋车间里9成是外地人,以目前内地省份这几年的发展速度,沿海靠工资留住外地人还能留多久,实在是很成问题。因此,麦斯集团的高管早几年就向张元亨交底:“东莞那边5000人的总部不会撤,但南宁这边的工厂会越来越扩大。”

“越来越扩大”,必然要招更多的人,麦斯在南宁的基地,一期需要工人8000人,二期竣工后合并一期总共需要1.5万人。

开始的一两年招工很吃力,南宁基地把工资开到1500-2500元/月,在2011年时还只能吸引到1000多人,但接下来,当初的判断被证实了,许多30岁以上原先在珠三角打工的南宁人,开始回到家乡来工作。现在南宁基地的员工已达到2000多人,并且人数还在继续上升中。

“最大的敌人是房地产工地”

广西的政府也在帮台资企业的忙。张融健说,目前中国-东盟经济开发区正在前往广西全境、贵州及云南等地帮助企业招工,并在入户南宁、职业培训、优先获得廉租房及经济适用房等方面推出优惠政策,更推行入工子女享受15年义务教育。

政府还把数家高校及职业技能学校引进到开发区,让企业和学校直接对口,帮助企业培养“订单式”人才,学生一毕业就能在企业工作。

不过,对于密集型制造业企业而言,迁往内地面临的最大艰难,仍然是用工问题。在张元亨看来,台企更多的扎根内地,是高兴与担忧互相纠结的心态。

“像富士康在南宁的工厂招工以万人算计,无形中加剧了对劳动力资源的争夺,也提高了内地省份的薪资水平”,但富士康的过来,又会繁荣当地经济,吸引更多人才及劳动力。

相比之下,制造业最强劲的敌人是楼盘工地。国内房地产市场持续10年的红火,从工厂里拉走了大批工人。

南宁这边的房价,2002年时不过2200元/平方米,而到了2012年已经抬升至7000元/平方米。在此行情下,南宁当地的房地产建筑工人,包吃包住月薪可以拿到3000元,高的可拿到五六千,技术类的瓦工,前两年甚至都可以月薪过万,制造业哪里出得起?

“大陆的房地产工人都成白领了。房地产业不倒,大陆的实业就没有希望。”张元亨十分赞同大陆眼下的楼市调控政策,他说,台湾也曾经历过房地产泡沫,积累深刻教训,由是倡导发展实业,成就今天台湾实业特别是高科技产业在全球的地位。“一个民族,一个人,如果习惯了从房地业业中拿一百万一夜间变到一千万,还会去做投入1000块钱才能赚10块钱的实业吗?”

三界乾坤安卓版

情缘录

究极数码进化内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