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系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新风系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闫沛东公布铁证当事人否认造假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25:43 阅读: 来源:新风系统厂家

“铁证”部分未遮挡版

昨日,闫沛东终于公布曹操墓造假“铁证”:一份河南安阳安丰乡西高穴村徐姓村民的手写证明。这份被媒体公布的《证明》几处关键字眼被纸条贴住(以□符号代替):“我是河南省安阳县西高穴村民徐□□,参与了河南考古队发掘‘一号墓’和‘二号墓’工作,是潘伟斌和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通过渔阳村民龙 □□(1),到南阳市张衡东路一个假文物窝点订制了‘魏武王常所用石牌’共63块,让我和徐□□一起埋进大墓的。12月17日请□□□(2)来徐□□讲送了六万块钱。中国□□□□,中央□□□□,□□了八十万块钱。证明人徐□□ 2010年8月23日”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也获得一份《证明》(见上图)。不过,这份《证明》有几处并没被遮挡。这是在一张页眉为“安阳源盛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稿纸”的方格纸上写的证明,上文(1)处为龙振山,(2)处为刘庆柱。其他与媒体昨日公布的内容一模一样。成都商报记者收到的这份资料里,另有三页《曹操墓真相》的扫描文件,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显示为潘伟斌等五人坐在宾馆的床上。

“我六分钱都没拿”

昨日潘伟斌的手机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22时许,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009年12 月17日他确实去了曹操高陵考古现场,当时为河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孙新民邀请,孙新民翌日要到昆明开会,陪同的他是时任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的张志清(张志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已经不在河南考古研究所工作)和潘伟斌,潘伟斌当时有个任务,就是要把当天的工作向河南省文物局局长陈爱兰汇报。当日中午一起吃了个饭,下午刘庆柱回到郑州,第二天飞回北京。

“如果要送钱应该是潘伟斌送我钱啊,现场的村民徐某某怎么会知道啊?别说6万了,60万我也不在乎!”刘庆柱说,“至于闫沛东怎么知道我12月17日去了西高穴,估计是在书上看到了。”

刘庆柱说,科学出版社出了一本《曹操墓真相》的书,后面有个“大事记”,上面罗列了一些重要事项,“2009年12月13日国家文物局对曹操墓进行第三次也就是最后一次论证,12月17日我就去了。”

“闫沛东攻击我”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辗转找到渔洋村村民龙振山。龙振山说:闫沛东公布的这份《证明》将“渔洋”村写成了“渔阳”村;他从不知南阳有什么造假窝点,只知道南阳是个产玉的地方,至今未曾去过南阳一次;只在照片上见过曹操墓的石牌,从来没有见过实物;和潘伟斌比较熟悉,但私下并无深交。

成都商报记者在渔洋村龙振山家中见到,他收有多种藏品,一个古代石墩放在院子里,一间厢房里竖着“安阳渔洋文物保护研究所”的牌子。龙振山说自己是个民间文物收藏爱好者,“渔洋文物保护研究所”就设在自己家里。他与潘伟斌的结识是潘负责南水北调固岸文物普查期间。

龙振山认为,闫沛东说自己参与造假的“起因”在于:“河南电视台采访过我,我说曹操墓绝对不假,那些石牌是从二尺深的淤泥里挖出来的,闫沛东就攻击我。我无所谓。”

“冒得了政治风险吗”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致电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他在电话里笑了几声后,说:“我正在想有没有必要回应闫沛东。他这是忽悠人。《证明》里说定制了63块‘魏武王常所用’石牌一起埋进曹操墓。我所知道的情况是,曹操墓清理快结束了,才清理出8块刻有‘魏武王常所用’铭文的石牌,怎么会有63块呢?”

贾振林说他和潘伟斌、龙振山都比较熟悉,但他不可能合作造假。“闫沛东把一个地方干部看成什么了?冒这么大的政治风险去参与造假,我冒得了吗?”

“有16位参与挖掘的徐姓村民”

昨日西高穴村委会主任徐焕朝要来了所有参与发掘曹操墓的村民的工资表。从最初发掘至今,工资表上显示,共有16位徐姓村民参与。昨晚在徐焕朝家中,他向成都商报记者出示这16人名单:

1.徐焕福:门卫、负责夜间巡逻。

2.徐玉龙:墓门外挖土、提土。

3.徐玉平:2009年6月之前参与,为门卫。

4.徐守丰:2009年上半年参与,为三马车运土司机。

5.徐奉华:2009年12月12日至2009年年底参与,为提土机司机。

6.徐国栋:参与10天。

7.徐守龙:2009年上半年电工。

8.徐宝荣(女):墓室前挖土。

9.徐新娥:一号墓挖土。

10.徐爱青(女):全程参与一号墓二号墓的挖掘和清理。

11.徐奉彪:参与5天。

12.徐常友:2009年下半年电工。

13.徐永青:参与5天。

14.徐芳书:木工。

15.徐守平:参与1天。

16.徐焕朝。

徐焕朝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大部分村民在曹操墓里干活一天是15元,电工每人100元(一次性结清),木工80元一天(不超过10天)。这里面大部分人都是临时性参与,真正参与的是现在还在发掘现场干活的徐宝荣和徐爱青。

徐焕朝说:“我敢很绝对地说,这一部分村民没有一个人能出这个《证明》,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他图个啥?没见过几次面就给闫沛东出证明,无稽之谈!村民不可能把《证明》写成那样,没那水平。还有,渔洋村离西高穴村只有一里地远,村民怎么可能会把渔洋的名字写错,写成渔阳?这方圆几里地你请去测吧,看哪个村民能把渔洋的洋写成太阳的阳?”

成都商报记者:对笔迹可以吗?

徐焕朝:笔迹不好对。

成都商报记者:闫沛东说写《证明》的村民在8月23日之前刚刚从郑州打工回到安阳,这是否是线索?

徐焕朝:明天(9月6日)上午,这16位村民将集合曹操高陵值班室,现场接受媒体的采访。

“这个人就是想出名想疯了。”徐焕朝说,事情发生后,他就给闫沛东打电话,但闫不接,发短信闫也不回。“他之前还攻击过我,说在南阳造假窝点的《三国演义》上有村干部的手机号,我和南阳搞文物的没有任何来往!”

徐焕朝另外透露,安丰乡党委书记贾振林已经询问《证明》稿纸的出处“安阳源盛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看是否有村民在里面干过活,尚无结果。“贾书记说了,此事要用法律武器来解决。”

律师观点

河南国银律师事务所律师萧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闫沛东的这份《证明》必须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才可以,不可能一个人随便写张纸证据就推翻所有。贾振林和龙振山如果想讨一个说法也是可以的,因为《证明》在媒体上公布,影响面非常广,对自己名誉构成侵害,就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让对方赔礼道歉、在报纸上公布。

知名律师浦志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曹操墓真假应该还是考古学界的一个学术争议,但争议本身与河南安阳一方地区经济的发展和地方领导人发展经济的冲动密切相关。如果曹操墓造假以换取地方利益,就是欺诈行为。如果闫沛东《证明》造假,也没什么法律责任,只是学术不端行为罢了。“河南方面不是简单地回应几个当事人否认造假就可以打消学术界疑问的。其实造假文物如果是认定曹操墓关键证据的话,对文物的形成时间,文物界是可以鉴定出来的。”

北京博盟律师事务所律师雷海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一个村民作证说曹操墓涉及造假,这已经不是一个学术讨论了,如果曹操墓造假换来个人、团体的利益就已经变成了诈骗,公安部门要介入调查。如果闫沛东的《证明》造假,对贾振林等人来讲就属诽谤,可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如果导致当事人自杀或什么的严重后果,就可以提起刑事诉讼”。

舞台搭建

铸造模价格

方形伸缩器货源

塑胶模具批发